台灣首艘國造潛艦原型艦「海鯤號」命名暨下水典禮。圖/總統府

53218825321_0575884077_o

台灣首艘國造潛艦原型艦「海鯤號」命名暨下水典禮。圖/總統府

國造潛艦究竟能建幾艘 揭仲:美國才是最大變數

潛艦國造原型艦28日舉行命名暨下水典禮,總統蔡英文親自出席並命名為「海鯤軍艦」,蔡總統也在典禮中,明確表態支持後續潛艦的建造。中華戰略前瞻協會研究員揭仲指出,潛艦兵力的擴充對台澎防衛作戰有明顯的助益,但因為國造潛艦最重要的戰鬥系統來自美國,最後究竟能國造幾艘,取決於華府最終同意出售幾套戰鬥系統給我方。

而華府行政部門對我方國造潛艦始終抱持質疑的態度,成為後續潛艦建造的最大變數!

揭仲說,依國防部評估,戰時共軍潛艦若要對台實施「聯合封鎖作戰」,可部署的伏擊區約有10多處,多數位於台灣東部海域;高雄與基隆港附近也有少數的伏擊區,另外在台北飛航情報區邊緣海域,還有若干預備伏擊區。

對國軍而言,在反潛機與水面艦容易受到天候和水文條件干擾的情況下,最有效率的反潛方式,就是搶在共軍之前,派潛艦進入若干重要的伏擊區,然後保持靜默,等共軍潛艦駛入、發出較高的噪音時,就能「以靜制動」加以攻擊。

揭仲透露,國軍早在23年前,就以戰時有必要控制、重要伏擊區的數量為基準,再計算每一伏擊區所需的潛艦兵力常數、任務所需時間、往返伏擊區所需時間、整補時期、妥善率與現有潛艦兵力等因素,計算出至少還要增加8艘潛艦,加上2艘荷蘭製「劍龍級」潛艦,使可作戰潛艦達到10艘的結論。

相信這也是黃曙光諮詢委員日前在對媒體簡報時,說明國造潛艦的數量,包含原型艦在內為8艘的依據。

但揭仲強調,雖然國造8艘潛艦有充分的理由支撐;但最後我方究竟能造幾艘,決定權還是掌握在華府手中。

揭仲解釋,因為國造潛艦最關鍵的潛艦戰鬥系統,是透過「商售」模式,向美商購買,但仍然需要美國行政部門核發輸出許可;在戰鬥系統更換幾乎等同重新設計的情況下,使我方最後能國造幾艘潛艦,取決於華府同意美商出售幾套戰鬥系統。

揭仲說,雖然AIT台北辦事處處長孫曉雅也出席28日的儀式;但實際上,華府對潛艦國造一直存在不小的質疑聲浪,認為我方應將潛艦國造的龐大預算,轉用於採購佈署數量大、取得時間短、戰力形成快的「不對稱武器系統」。

加上目前主管對台軍售的華府國安高層,普遍反對我國採購傳統武器儎台,甚至連美國海軍建議我方採購的反潛直升機,都遭華府國安高層否決。

因此,揭仲擔心,華府藉拒絕批准出售戰鬥系統的方式,迫使我方大幅減少後續潛艦量產數量的風險,始終未完全排除。

揭仲研判,華府行政部門對我方國造2艘潛艦(包含「海鯤軍艦」),以汰除服役近80年的海獅與海豹號潛艦,或許還不至於反對;但後續建造計畫是否還會得到華府的支持,恐怕就有變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