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7028

台灣民眾黨主席柯文哲21日舉行記者會 ,發布長照政策。圖/陳毅偉攝

《定論》柯文哲已經是贏家

發布於: 10 月 19 日標籤:, , , , ,

經過國民黨與民眾黨近日在藍白合應採民調或初選的叫陣廝殺,藍白之間的互信基礎有多低,全然呈現選民面前,彼此就算果能在總統與立委選戰結為在野聯盟,且還竟然還取得大選勝利組成聯合政府,在事涉更大利益且複雜的政府人事分配和政策制定方面,雙方鬥爭之激烈,衝擊政局安定和國政推動之影響,習慣政局穩定的台灣社會將猶如陷入災難。

一個只會流口水,一個只會嘴巴逞能

藍白這對在政治上同樣是貧戶的在野黨,面對資源豐沛油水多多的民進黨,一個只會流口水,一個只會嘴巴逞能,表面上都說願意合作同抗握有優勢的民進黨,但明明還落後綠軍的賴清德,藍白的小劇場都已先上演相互傾軋惡鬥,構思怎樣利用、奪取和壓制對方的戲碼。這固然是人性真實寫照,可是龍椅還在三千里外,就演起野台宮廷劇,傷害的是在野挑戰執政黨必須要有的道德高度和正義號召力,稀釋選民對於政黨輪替的改革期待。

不知是幸還是不幸,總統與立委選舉投票雖然還有兩個多月,藍白互咬反倒使很多選民提早預判可能的選舉結果和選後政局變化。

例如,民進黨保住中央執政政權機率越來越大,但民眾黨的聲勢和國會席次都大比例提升,未來可遊走在藍綠之間,有利民眾黨持續壯大,最慘的恐會是國民黨,2024年1月13日大選投票結果,可能是國民黨再次跌落政治陡坡的開始,投開票日當天也正是蔣經國忌日,113這天以後在國民黨黨史上,除了蔣經國忌日之外,還會特別記載這次大選。

民眾黨可望確立關鍵少數地位

分裂、惡鬥不歇的在野勢力,將是民進黨在2024大選保住政權的關鍵,儘管贏得不能說有多光彩,但只要可以繼續執政就是沒輸,就算立委席次比目前的絕對多數減少,以民進黨向來高段的資源分配和政治手腕,行政、立法權應該還是能夠維持運作。

民眾黨極可能是2024真正實質贏家。

由於立委席次增加,民眾黨可望確立關鍵少數地位,且因整體勢頭向上,將會有主要來自國民黨的政治人物和地方派系陸續投靠,使民眾黨朝著取代國民黨成為第二大黨的下階段目標加速邁進,2028總統與國會大選,將是時年69歲柯文哲的決戰點,那時候就算國民黨在政壇還有一些影響力,民眾黨也需要結合在野勢力挑戰民進黨,那將是白藍合而非現在所習慣表述的藍白合排序。

生平最討厭三樣東西:蚊子、蟑螂、國民黨

民眾黨之所以很可能是2024大選的實質贏家,主要在於柯文哲自始設定的策略,就像八年抗戰期間的中國共產黨,是藉抗日蠶食國民黨的地盤和資源,彼消我長,壯大實力。在這段翻版歷史中,民進黨是日本,國民黨依舊是國民黨,以毛澤東為師的柯文哲抗戰還沒打完,已把國民黨玩得左支右絀精疲力竭,而柯文哲也從不吝於表達他對國民黨有多厭惡和不屑,「我生平最討厭三樣東西:蚊子、蟑螂、國民黨!」

2022年民眾黨在地方選舉戰績欠佳,幾乎遭到邊緣化,好不容易有個高虹安拿下新竹市長寶座,卻因立委任內的助理費案以及上任市長後的諸多爭議,能否順利做完四年任期都有問題,民眾黨曾如延安窯洞中的中國共產黨,如何苟活才是重點。

因此民眾黨曾被國民黨視為可以招之即來的小弟,也曾被郭台銘當作可隨手併購標的物,但國民黨及侯友宜在總統大選始終被民進黨壓著打,只能期望藉藍白合翻盤,給了柯文哲走出窯洞的機會,他一方面靠著罵民進黨的功力建立比國民黨更會打綠的形象,也利用國民黨非找他結盟不可的態勢,以小搏大,不但和國民黨平起平坐,還可以放膽叫牌要求正副總統搭檔只能以柯為正,做起穩賺不賠的生意,態度之高傲和強硬,硬是把國民黨剝了不止一層皮,反正如果國民黨被迫同意柯的開價,柯文哲領軍下的民眾黨立刻在聲勢上提前成為台灣第二大黨,而萬一柯更在大選勝利,那就是柯文哲得老天眷顧,意外中了樂透最大獎。

縱然敗選,柯也墊高了政治身價

2024當選總統本來就不在柯文哲規劃內,若為這個實現機率很低的夢想,接受國民黨所提侯正柯副的藍白搭檔,即使贏了大選,柯文哲也擔憂民眾眾黨會被國民黨大吃小,他個人則空有副總統頭銜,實際卻被棄於冷宮,形同團滅。

因而他當然堅持拉高價碼,只接受柯正藍副,選贏算是柯與民眾黨一步登天美夢成真,縱然敗選,柯也因為具備非綠陣營總統候選人的資歷而墊高了政治身價,可降低泡沫化風險。

至於若藍白合談判破裂,各自都參選到底,由賴情德贏走總統大選,對柯來說,也只是回到原點,若再計入民眾黨已經拉高的聲勢和立委席次增加,民眾黨仍舊算賺到,而國民黨在選後可以預見的亂局和快速走向衰敗,也很符合柯文哲厭惡國民黨的政治情感和民眾黨利益。

國民黨選情恐從見傷不救,一步步淪為傷重難救

由於柯文哲設定的2024戰略目標是壯大民眾黨,和國民黨的目標是下架民進黨並不相同,柯在整場選舉過程中擁有比任何對手更靈活太多的優勢,可根據客觀情勢隨機應變,十分符合柯文哲向來把沒有中心思想與價值觀,但被他稱之為務實和沒有包袱的本性。

國民黨從2022地方選舉大勝的短暫高峰瞬間被踹下山谷,無論是被提名參選總統的侯友宜,或黨主席朱立倫以及號稱藍軍人氣王的韓國瑜等藍營一線大咖,在2024選舉中,都暴露出他們各自的嚴重侷限和弱點,他們或許可以為一方之霸,卻都欠缺王者的魅力和能力,或缺乏造王者的智慧、氣度和整合手腕。當侯友宜為當年自命清高與國民黨保持距離遭到質疑付出代價,當選情由於黨內一些地方派系杯葛自亂陣腳掉到第三時,由於權力矛盾或上次總統大選恩怨等因素,朱立倫並沒有積極整合,韓國瑜也冷眼旁觀,國民黨的選情也因此從見傷不救,一步步淪為傷重難救。

以目前的選情趨勢來看,2024這一戰,有可能會是國民黨1949 年從中國大敗逃翻版,輸得難看且致命。最可怕的是,國民黨這次沒有台灣島可以避走。